苏州的老师都不想当班主任就因为待遇不好吗

择校不如选班,是许多家长的共识。每个家长都期待自己的孩子能遇上一个有爱心、负责任、有经验的班主任。一方面,班主任是如此的重要;而另一方面,老师们却都不愿当班主任!事实真的如此吗?苏城的班主任生存状态如何?班主任们内心真实的需要是什么?

“如果可以自由选择,你愿意做班主任吗?”记者带着这个问题走进苏城多所小学、中学,并随机采访了二十多名一线老师。粗粗统计了一下,采访的12名小学老师中,10名老师明确表示:可以选的话,不想做班主任;而10名中学老师中,有8人给出的回答是:可以自主选择的话,肯定不会做班主任。以此推算,起码有八成的老师都不想当班主任。

“学校不可能让老师来决定做不做班主任,一般来说,年轻教师是肯定要做班主任的。另外,老师评职称都要求有班主任经历这一项的,所以谈不上自由选择。像我们学校,100多个老师,近50个班级,约三分之一的老师都要做班主任的,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教师群体。”一位中学校长说。

“每天七点到校后,几乎停不下来。学科教学本来的压力就不小,像我教两个平行班的数学,备课上课批改订正作业,工作量已经不小了。再加上晨会课、班会课要上,各种校内外的评比、活动也都要班主任落实。”

“学生之间,发生小矛盾小摩擦,也总要找班主任解决。还特别怕学生跌了、摔了、受伤了,想想心惊肉跳。”“放学后,还要和小朋友们一起做班级值日卫生,一年级的孩子,哪会扫地拖地,都得带着他们做。还得时刻关注着他们的安全。”

“40来个学生,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的。家长理解还好,不理解的话,心理压力就更大。回家了,还常常会接到家长的电话,孩子在校丢东西了,受委屈了,成绩不理想了,家长都会找到班主任。”

一名从教三年的小学低年级班主任这样向记者描述自己的一天,“做了一年班主任后,我瘦了五公斤。昨天晚上做梦还梦到在做今天要赶着交的材料。”她有点无奈地笑称自己是“全职保姆”。

“现在的中学生越来越难管,班主任即使‘三头六臂’也不够用,常常觉得力不从心。”市区一名初中校资深班主任向记者感叹说。曾获“苏州市首届十佳班主任”的罗天涛老师曾是我市某知名中学的一名班主任,他带出了全校有名的“明星班级”;然而,在向记者细数了一名中学班主任要承担的各种工作时,他的心情也不轻松——

“学习方面,自己所教学科的教学本来就有很大压力,还得协调各个学科,关心班级整体学习状态、习惯、成绩,安抚各个层次的学生,应对任科老师的责怪抱怨,听取家长的建议,完成校领导的任务布置。毕业班的班主任还要指导学生填志愿,为他们的升学提供咨询建议。”

“心理层面,青春期学生的状况现在比较多,心理波动大,又都比较自我,人际交往啦、情绪障碍啦,都需要班主任时刻关注,还要及时进行个别辅导。”“家校联系方面,手机、QQ、微信全部都开通,上班有空要和家长联系,下了班还要回答家长问题。”

“至于班级建设方面,要做好更是没有止境的。常规的就有班会、晨会、自习课、班风建设、墙报、主题活动。对了,还有家访,一般学校规定老师每学期家访量不低于50%。”

班主任最想要什么?首先是提高待遇。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苏州班主任每月的相关津贴约在500元上下;然而,几乎每个老师都表示:相比班主任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,每个月的这点班主任津贴就显得“非常不对等”。

除了“提高待遇”的呼声外,班主任们最渴望得到的还包括:降低负荷、更多的支持和理解。“如果我们的教育更纯粹一些,少些形式主义的材料、活动、评比,我们班主任的任务可能也会轻一些。”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班主任说。

大市优秀班主任、苏州中学顾维红老师也坦言:现在不管是学校还是家长,对班主任这个群体的要求越来越高,但索取的多,给予的少。“即使撇开收入不说,班主任们获得的精神层面上的关心,包括心理上的、专业上的鼓励和帮助都挺欠缺的。”

专业上的培训则是许多年轻班主任特别渴望的,“碰到棘手的问题,很焦虑,特别希望一些专业的、有经验的班主任给支支招。”一名年轻的小学班主任说。苏州中学心理教育团队的名师李岚分析说,“如果只是空洞的说教,管控学生,学生是不会领情的,老师也会觉得力不从心。”

“若悲观点说,简直没法破。因为师生比不达标,教师编制限制,教师负荷重,加上教育经费有限,软投入也还是远远不够,班主任涉及的老师面广量大,待遇也很难大面积提高。”罗天涛老师说,“比较理想的状态是,减轻班主任学科教学压力,让班主任朝着专职化方向发展;提高班主任待遇;去除形式化工作内容,为班主任工作‘瘦身’;重视对教育过程的指导,弱化对教育结果特别是纸质结果的考核检查。”

顾维红老师目前领衔着一个以她名字命名的班主任“名师工作室”。有21名高中校班主任加盟,“我们强调班主任之间的接触、交流,相互支持。一方面,这有利于我们在班主任专业化方向上努力,另一方面老师们也获得欢乐,获得解压疏导。”记者了解到,像这样的班主任“名师工作室”全大市目前已有15个,不过这个数字与大市数万名班主任的巨大群体一对比,仍显得“势单力薄”。

不管是罗老师,还是顾老师,都告诉记者:虽然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,班主任工作清贫辛苦,但也一定是教师职业生涯里有价值的职业体验。“我付出很多,但成为一名优秀的班主任也很幸福,这种幸福感主要来自学生们。”罗老师说。“学生们对我们老师的感情,是支撑我们继续付出的最大动力。”顾老师说。

作者:苏州在线
发布时间:2014-12-11 11:00:11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网站地图 - 联系我们
建议您使用1024×768 分辨率、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.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
免责声明: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
Powered by 苏ICP备02170921号  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  © 2010-2018 suzhounew.com.